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热血变态传奇私服 >

sf999网站盛大游戏私有化大幕之下:各方斗法遗留“商誉案”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8-02-15 00:14 浏览次数:

(原标题:盛大游戏私有化大幕之下:各方斗法遗留“商誉案”)

360借壳回归A股,引发了市场对其他中概股回归的关注。

近期,盛大游戏新掌门、世纪华通CEO王佶在公开市场重提了盛大游戏A股上市计划,称盛大游戏最快可能在今年底、最迟明年上半年重启回归A股的动作。根据公告,盛大游戏将优先装入世纪华通。

与360回归A股相比,盛大游戏的这条回A之路走得更加曲折。

自2014年1月,盛大宣布私有化以后,潘多拉魔盒由此打开。先后发生了陈天桥辞职、管理层震荡等一系列事件,并引发完美世界、中银绒业、世纪华通参与争夺,海通证券、中植系、银泰系等多路资本卷入。

正在争夺陷入胶着之际,盛大游戏遭遇外部“侵权”指控:《传奇》游戏版权方韩国娱美德公司、多位私服行业大佬、黑客加入战团;银川、重庆两地警方参与调查,并各执一词。时至今日,得到盛大授权的“重庆小闲”公司侵犯娱美德公司著作权一案依然成谜。

私有化“插曲”未完

商誉案牵出“私服”往事

喧嚣一时的盛大游戏私有化之争,早于今年年初尘埃落定。而时至今日,私有化大幕下遗留的案件仍然陷在罗生门中。

10月24日下午,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桩看似平常的商誉案件。名叫陈荣锋的自然人等多名被告被诉“损害重庆小闲公司商业信誉”。庭上,陈荣锋对于指控全盘否认。

去年10月27日,重庆市两江新区公安分局对陈荣锋刑事拘留。据重庆警方当时查明的信息:2016年8月10日,陈荣锋以传奇私服玩家的身份,向银川市公安机关举报,称发现一传奇游戏的私服涉嫌侵犯著作权。

私服,意即未经版权拥有者授权,非法获得服务器端安装程序之后设立的网络服务器,本质上属于网络盗版,是侵害著作权的行为。

据重庆警方调查称,同年8月14日,陈荣锋安排陈亮等相关人员分别冒充私服玩家、游戏私服平台的搭建、经营者,临时搭建起一个名为《新梁山传奇》的游戏私服,随后向银川市公安机关举报重庆小闲公司及相关管理人员侵犯著作权。

陈荣锋举报后不久,当年8月18日,银川警方对重庆小闲以“侵犯著作权”立案。

“2016年9月,陈荣锋接受媒体采访,散布针对小闲公司的不实言论,并安排自己公司员工在互联网上转发。”重庆渝北区检察院称,相关信息在互联网上大范围传播后,对重庆小闲公司的经营造成重大影响。

去年9月,重庆小闲曾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自称“拥有合法著作权授权及维权授权情况下,被不法分子捏造虚假事实,致使公安机关以侵犯著作权罪立案”。

该案仅是盛大私有化回归途中的一个插曲。除这起案件之外,同样涉及盛大、重庆小闲及第三方韩国娱美德公司的“著作权”案至今悬而未决。

在盛大私有化落下帷幕之后,这些案子成为了“小人物”和“小公司”之间的口水官司,而曾经与事件有关的“大佬”们,身影早已淡出。

私有化引各方入席

盛大与中银“结缘”

靠着一款《传奇》游戏带来的巨大市场和利润,2004年,盛大网络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2009年9月,成立1年的盛大游戏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陈天桥一跃成为中国最年轻首富、广大玩家心目中的“网游教父”。

不过,盛大所拥有的《传奇》这一IP长期存在争议。2001年,陈天桥以30万美元从韩国公司亚拓士手中,获得了《传奇》游戏中国独家代理权。资料显示,《传奇》是由韩国游戏制作人朴瓘镐开发,其早年间在亚拓士公司任职,在其创立娱美德公司后,亚拓士和娱美德共同享有《传奇》著作权,亚拓士负责该游戏在中国的推广。

此后,娱美德、亚拓士因分成等问题,与盛大出现摩擦,2004年,盛大收购亚拓士,冲突变为盛大和娱美德二者之间。

2014年1月,盛大游戏正式宣布私有化。以盛大集团、春华资本为首的财团向盛大游戏提出非约束性私有化方案,拟以每股美国存托股6.9美元的价格完成盛大游戏的私有化。9月,盛大集团的4位关联方退出交易,东方证券、海通证券和中银绒业集团加入战团。

中银绒业入股后,盛大进行了人事更迭,2014年10月28日,盛大游戏董事会经过决议宣布,原CEO张向东被董事会去职,任命张蓥锋为代理CEO。

2014年11月,盛大集团将所持有的盛大游戏股份全部出售给宁夏中银绒业和亿利盛达,亿利盛达是以张蓥锋为代表的核心管理团队控制的公司。

此时中银绒业持股24%,拥有40.1%的投票权;前盛大游戏董事长、CEO张蓥锋为代表的管理团队获9%的股权及34.5%的投票权。

多位接近盛大游戏和中银绒业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彼时,盛大游戏准备借壳中银绒业回归A股。2017年1月9日,中银绒业发布的转让盛大游戏股权公告中曾披露过这一初衷:“(公司)自2014年8月以来,积极运作盛大游戏股权收购的重大事项,主导完成了盛大游戏的私有化,且一直不懈努力力争将盛大游戏股权置入中银绒业。”

有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中银绒业之所以加入盛大私有化战团,与银川市着力打造“电竞之都”的定位密不可分。当地希望引入盛大游戏后,打造银川游戏产业链,并与2014年10月永久落户银川的首届世界电子竞技大赛(WCA)发挥协同作用。

从公开资料看,不难发现银川方面当时对盛大游戏非常重视。据银川当地媒体报道,2015年12月29日,时任银川市副市长、中银绒业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的郭柏春会见了来银参加会议的时任盛大游戏董事长张蓥锋一行,郭柏春希望盛大游戏推进回归。

郭柏春还表示,“山寨版”和“私服外挂”侵权的行为,已经成为制约中国游戏产业发展的一大“毒瘤”,“银川市公安局在全国率先成立了知识产权保护支队,就是要保护像盛大游戏这样的优秀游戏公司的产权不受侵犯,使我国游戏产业能够得到一个健康良性发展的环境。”

时任盛大游戏CEO张蓥锋称,“特别感谢银川市政府在保护盛大游戏知识产权方面所做的工作。”

世纪华通参战

私有化陷“宫斗”

盛大与中银绒业之间的“蜜月”并未持续太久。2015年2月,中银绒业披露,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被证监会调查,涉及事项的主要负责人、前任董事长马生国辞职。

知情人士称,此时盛大管理层的心态开始发生变化,谋求其他收购方。

2015年6月,世纪华通“半路杀出”,通过购买海通所持股权,间接持有盛大游戏43%股权。世纪华通的三家管理基金砾系基金合计出资63.9亿元。

至此,盛大游戏的资本围猎战,变成了以世纪华通为代表的华通系和以中银绒业为代表的中绒系的对决。

面对新入场的争夺者,中绒寸步不让,2015年8月29日,中绒集团引进战略投资合作伙伴恒天金石(深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天金石),并与其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据了解,恒天金石是资本市场知名的“中植系”旗下公司。

Copyright © 2017-2018 http://www.zjrongs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